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九州采风 >> 修身齐家录 >> 内容
常州市新北区:外公的一根冰棍
发布日期:2019-11-26   来源:新北区纪委监委  浏览次数:  字号:〖

又到重阳节了,看到老人们脸上欢乐的笑容,不禁想起了我的外公。

外公姓蔡,生于解放前,年轻的时候在工厂里跟着师傅学打铁。小时候听外公说,那时候的学徒地位很低,不仅没有工资,还要帮师傅家里干活,外公就是在做学徒的时候被师傅一巴掌打坏了一边耳朵,右耳的听力并不很好。解放后,外公在厂里当书记,小时候经常听人喊他蔡书记。我上小学的时候,外公已经退休了,因为学校就在外公家附近,所以基本上每天的午饭晚饭都是在外公家解决。吃完饭,大人们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聊聊工作,小孩们就在门口玩闹,等大人们忙完了再各自回家。我和姐姐小时候都和外公最亲,因为爸爸妈妈要上班,寒暑假里每天都是外公骑着他的大自行车,带着我和姐姐一前一后骑到他家,事后还要批评爸爸妈妈一顿,说他们怎么放心把两个孩子单独留家里。

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外公去世了,妈妈每次想起外公,就会和我们说她小时候一根冰棍的故事。妈妈说,她小时候外公就是厂里的书记了,因为厂靠家里不远,妈妈又是家里最大的女孩,所以有时候家里有事就会让妈妈去厂里找外公。那时候夏天厂里工会每天下午都会给工人发一根冰棍解暑。有一次,妈妈去找外公的时候刚好碰上厂里发冰棍,工人们看到妈妈就把冰桶里多余的冰棍给了妈妈一根,妈妈很高兴地边吃边去找外公。到了办公室,外公看到妈妈拿了根冰棍,就问她哪里来的,妈妈老实说是工人叔叔给的。外公脾气好,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拿着自己的冰棍带着妈妈去找了发冰棍的工会主席,然后把自己还没吃的那根给了过去。对方直推却,说道,“就一根冰棍,没什么,就给你家大丫头吃吧,蔡书记你自己还没吃呢”。外公却不肯同意,执意把冰棍还了回去。妈妈说她至今都记得当时外公教育她的话,“丫头,一根冰棍虽然没什么,但那也是集体的东西,我们一点一滴都不能拿,如果你要吃爹爹给你买。你要记住了,绝对不能拿国家的一分一毫。”

踏上工作岗位后成了一名纪检干部,我才深刻体会到,那是外公身为一名老共产党员的原则,是他始终用来衡量自己的标尺。(周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