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九州采风 >> 修身齐家录 >> 内容
我的平凡父亲
发布日期:2019-12-09   来源:新北区纪委监委  浏览次数:  字号:〖

我有一个极其平凡的父亲,说他平凡,是因为他就是一名朴实无华的农民,置于万千人群中,毫无特点;但他又是一个极不平凡的父亲,说他不平凡,是因为父亲是村子里唯一的党员。

小时候,最爱听父亲讲他小时候的故事:冬天里穿破衣草鞋上学、没粮食吃野菜拌糠做的团子、成绩优异但是没钱上学……艰辛的过往被他道来却是那么妙趣横生,总惹得我一路好奇地追问,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种下了乐观开朗、安贫乐道的种子。

虽然父亲只有初中毕业,但50年代出生的他俨然已是村里的文化人。他写的一手好字,是我的软笔启蒙老师,小时候,每到春节,我就会和父亲趴在铺满红纸的八仙桌上,跟着父亲一笔一划学写“福”字和春联,每每得到父亲夸奖,总让我满心欢喜。

父亲最让我难忘的技能是打算盘,在他的求学故事里有一首特别新颖的算盘童谣,“劈里个劈,啪啦个啪,打起我滴个算盘真呀真开心……”每当父亲有声有色地唱起这首童谣,总让我乐得前仰后合,让我对算盘有了极大的兴趣。还记得小学的算盘比赛,我总是第一个算完的那一个,心中充满了自豪,也使我对父亲更加充满了敬佩。

记忆里,年轻的父亲言语不多,笑容如冬日阳光般和煦暖人,在村子里是公认的公道正派、勤劳肯干,在那个只有20几户人家小村落,他是唯一的党员,当仁不让成为了生产队长。

我的家乡是个典型的鱼米之乡,村前一条运河直通长江,村后一条内河贯通东西,小小的村子里星罗棋布满是各家开凿的鱼塘,而最大的那个鱼塘是集体资产,用抽签的方式承包给村里人,除了每年上交租金,年底还得给村里每家每户分鱼。总记得那时候每年到了年底,大塘都会抽干捉鱼,全村的人都会聚到塘边,手里拿着篮子、袋子,人人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等待着鲜活的鱼过秤后装到自己的工具里,然后回家过个“年年有鱼”的新年。分完鱼后,当天晚上总会有很多人聚到我家,围在父亲身边,看着父亲劈里啪啦打着算盘,在本子上记下一串串的数字,还会反复验算几遍。小小的我挤在桌旁,看着父亲,觉得他在人群里是那么“伟岸”,心里无比自豪。问他为什么要验算好几遍,父亲总是说,村里的帐要算清,一丝一毫不能差,更不能拿公家一分钱,要行得正,坐得端!简单的话语,像烙印,深深刻入我心里。

处于80年代的时光,正值改革开放春潮涌动之时,年轻人都外出上班或者打工了,母亲也一直怂恿父亲走出田头去外面闯闯,可固执的父亲就是不肯,只为了队长这份职责和荣耀,他一辈子守在村里,用几亩鱼塘的微薄收入抚养我长大。父亲最开心的事就是每次去乡里开队长会、开党员会,然后拿回各种各样的奖品和奖状,至今在家珍藏。我在父亲温暖的笑容里,从未感到过清贫和失意,而是充满了满足和收获感。父亲那坚定“伟岸”的背影也深深印入我的脑海。

时光荏苒,几十年过去,当初小小的我已然成长为一名纪检干部,耳畔经常回响的劈里啪啦的算盘声,也时刻在提醒我算好人生的每一笔账,做一个立世清白、做事清明、大写的“人”!(夏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