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九州采风 >> 一线手记 >> 内容
溧阳市:网络赌球,“网”住自由
发布日期:2019-11-14   来源:溧阳市纪委监委  浏览次数:  字号:〖

夜色弥漫,虽近盛夏,空调的微风让室内温度恰到好处。时钟已经指向凌晨2点,躺在床上的马飞却辗转反侧,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的第几个不眠夜了。

从2018年7月市社保中心对医保基金全面自查自纠工作开始,作为溧阳市社会保障服务中心基金结算科原副科长兼现金出纳的马飞就再没能睡一个安稳觉。

受高压震慑,投案自首

2018年初,溧阳市纪委监委收到公安机关移交线索,社保中心窗口工作人员涉嫌骗取国家特种病医疗保险基金。当年7月4日,溧阳市社保中心工作人员关毅敏被留置。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社保中心对医保基金的全面自查自纠也拉开了帷幕。8月1日,迫于压力备受煎熬的马飞来到溧阳市监委投案自首,成为溧阳市监委挂牌成立以来第一个前来投案自首的公职人员。

“马飞的自首,正是在反腐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政策的感召下取得的成果。”溧阳市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2018年8月27日,溧阳市纪委监委给予马飞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8年12月,马飞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迷网络赌球,越陷越深

马飞,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初,名牌大学毕业后到溧阳市医保服务中心工作,紧接着结婚生子。工作稳定、家庭幸福,本该是圆满人生的开始。然而马飞并不满足于“稳稳的幸福”。

201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马飞接触到境外网络赌球。从几百元押注到成千上万元的博弈,从只赌篮球到逢球必赌,马飞下注金额越来越大、越陷越深。

至此,马飞走向了人生轨迹的拐点,一枚定时炸弹已经被他悄悄埋下。他的脑中再无抱负追求、再无党纪国法,有的只是网络赌球的一时之欢。

终深陷泥潭,挪用公款

十赌九输,马飞很快就输光了自己所有积蓄。亲戚朋友们能借的钱也败光了。此时,他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每天由马飞经手的医保基金少则数十万元,多则上百万元,马飞发现,单位对医保基金现金的盘点流于形式,偷偷挪用也很难被发现。于是,他伸出了黑手。

第一次,他在同事们都下班后,打开保险箱拿走了2万元现金,将其通过ATM存入个人银行卡,再转入赌球账户。

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此后,马飞把单位保险箱变成自己的取款机,把老百姓的救命钱当作他寻求刺激的赌注。他输光了挪用的近280万元公款,仅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就输掉了50余万元。

被留置审查,幡然悔悟

2018年7月31日,也就是马飞投案自首前的那个晚上,马飞在前妻家中摊牌。为了不让儿子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压低嗓音,可懂事的儿子并没有睡着。他躲在门口偷偷听着父母的谈话,边听边流泪。马飞发现了儿子,他告诉儿子:“爸爸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会去很久很久。你要好好听妈妈的话,等爸爸回来。”儿子哽咽着:“爸爸,我知道,那个遥远的地方是监狱吧。”父子俩泣不成声......

马飞被留置后,调查组在马飞的办公室搜查时发现了一本书——《书写廉洁人生》,掸去蒙尘,崭新如初。在留置期间,马飞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细细翻阅这本他曾经丢在办公室角落里的书。“如果自己能够早点认真地看看这本书,也不至于有今天。”马飞在忏悔书中写道。

“吴主任,这本《书写廉洁人生》能不能转交给我的儿子,让他好好看看,学一学,千万不要再走我这条路。”这是马飞被移送前提的最后一个要求。(夏国中、潘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