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九州采风 >> 修身齐家录 >> 内容
李伯元和《官场现形记》
发布日期:2020-06-02   来源:钟楼区纪委监委  浏览次数:  字号:〖

青苔绿了石板,炊烟隐了深巷,几处工艺精湛的黄杨木雕,一方白石洗砚池……在常州市钟楼区南大街街道青果巷,坐落着一处清代民居建筑——李伯元故居。今存屋二进,进深六檩,1987年12月被常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保单位。在这里,《官场现形记》的作者李伯元接受人生启蒙,开始了他的传奇人生。

从青果巷走出的江南才子

李宝嘉(1867-1906),又名宝凯,字伯元,笔名南亭亭长、游戏主人等,擅诗赋、制艺,工书画、篆刻,晚清谴责小说家代表人物。由于幼年丧父,无法读书,李伯元自小跟着在山东为官的堂伯父李翼青生活。哪知这位官亲戚不仅不好好“保护”自己的乌纱帽,更是死抱着“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固执,和“小百姓”一同抗捐抵税,受到上峰指责,于是愤然辞职,回到常州老家,将生活的重心放在辅导侄子李伯元身上。26岁那年,李伯元考中了第一名秀才,赴江阴乡试时按成绩本应名列金榜,但是受伯父株连,李伯元名落孙山。时值甲午海战中国战败,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作为优秀学子的李伯元虽然不能进入官场报效国家,但心中忧思难掩,看到民族多难、官场腐败、朝廷昏庸,李伯元决定只身前往上海,誓要闯出另一番天地。

以如椽大笔戳穿晚清官场假面

甲午战争失败后,李伯元意识到“国家瓜分之祸迫在眉睫,非大声疾呼,不能促使全国上下觉悟,而欲唤起群众,须以报纸为宣传利器”。先进《指南报》,后创《游戏报》,再办《世界繁华报》,李伯元开始在社会中崭露头角,以晚清笑柄、社会奇闻、会所密事、饭桌闲言为主要内容的《游戏报》很快供不应求。而连载的《官场现形记》更是让他名声大噪,激荡起时代涟漪。往往寥寥数笔,就将人物讽刺到极致,三十多个看似独立的笑谈,在不经意间连接起官场的边边角角,上至皇亲国戚,下到盐司小吏,无论是溜须拍马还是贪赃枉法,晚清官场的魑魅魍魉都被李伯元搬上了舞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广泛深刻又不失风趣生动,夹杂着辛辣的批判,李伯元给世人描绘出一幅腐败官场的“百丑图”,淋漓尽致地解剖了政治风气,用犀利的文笔刺破了贪官污吏的画皮。


开创近代小说批判现实的风气

《官场现形记》是李伯元以玩世来救世、以骂世来醒世的蹊径,一方小小的报纸,是他心怀天下的广阔天地。正如在创办《游戏报》创刊词写的那样:“岂真好为游戏哉?盖有不得已之深意存焉者也。”作为我国近代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并取得社会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李伯元和他的《官场现形记》都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那毫不留情的嘲讽、谴责,针砭时弊,一语中的,直击人心,令人忍俊不禁却又发人深省,因而其后效仿之作颇多,一时间蔚为大观,也碰撞出诸如《官场维新纪》(1906)、《官场笑话》(1909)等优秀的作品。

鲁迅先生曾评价《官场现形记》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超过了《儒林外史》,“因为李伯元本身的经历决定了他充塞爱国情的反骨”。以嬉笑怒骂之笔揭露清朝末年的官场及社会上的种种腐朽现象,李伯元开创了清末谴责小说的先河。(孔令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