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荷廉文化 >> 廉政时评 >> 内容
爱廉新说
发布日期:2020-09-16   来源:经开区纪工委监察工委  浏览次数:  字号:〖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北宋著名的理学家周敦颐为人清廉正直,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以一篇《爱莲说》隐喻在官场上要保有洁身自爱的高洁人格和洒落淡泊的胸襟情怀,得到世代传诵与效仿。“莲”与“廉”同音,莲,因洁而尊,官,因廉而正。“莲,花之君子者也。”新时代年轻干部亦当怀有君子品性,植“莲”于心,爱“廉”于行,自觉做到“静、净、竞”,系好从政的“扣子”,迈好前进的步子,在推动发展的改革浪潮中洒下青春汗水,在追逐梦想的激荡岁月中书写无悔人生。

心“静”则坚。千古名相诸葛亮在给年幼的儿子诸葛瞻写的《诫子书》中提到“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言语精干、意义深远,成为后世学习之典范。当今经济社会高速发展,面对利益和欲望,干部的诱惑和困惑越来越多,价值扭曲、道德失范、诚信缺失等问题,在一些年轻干部身上也不同程度存在。此时更需要从诸葛亮的家训思想中汲取智慧,清心静气、克制欲望,学习先贤“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学以广才、志以成学”等修身、治学态度,培养高尚的品格,自觉排除干扰、摆脱琐事纠缠,对理想目标一心一意,不断拓展知识的广度和视野的宽度,积极为国家做出更大贡献。

心“净”则安。宋濂是明初时期最负盛名的文士,他不只是文章好,为人为官都很成功,故众望所归。而父祖的言传身教是对宋濂人生影响最大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宋濂的祖父宋守富是一个“性中信,启口露肝胆,不肯作世俗软媚无实语”的人,是即是,非即非,有风骨,有原则。宋濂的父亲宋文昭也是个忠厚长者,心地善良,磊落坦荡,无不可与人之言,无不可告人之事,哪怕“三尺童子亦待之以诚”。正是这样的家风和行事方式给予了宋濂强大的精神养分,使他能够以先人为榜样,每遇事则扪心自问是否有所偏离,必俯仰无愧于天地方能安然入睡。正如大树之所以能笑傲风雪,顶天立地,就在于其内心足够纯实,若被虫蛀空则必倒无疑、命不长久。这些年出问题的干部,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心有蛀虫,或是被人情关系所缚,或是被歪风邪气所扰,或是被个人得失所困,或是被金钱利益俘虏,进而导致道德上滑坡、品行上堕落,失足空余恨。

心“竞”则强。《左传·僖公七年》有曰:“心则不竞,何惮于病。”这是从道德心理上强调人心志要强。古语有云:“志之所趋,无远勿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精甲,不能御也。”一个人如果有足够坚强的意志,纵有穷山距海也不能限制他,纵有精锐之师也不能阻挡他。对于年轻干部来说,则要树立远大的志向,在思想淬炼、政治历练、实践锻炼中坚定理想信念,自觉加强党性修养和作风锤炼,固根守魂,筑牢信仰之基、补足精神之钙、把稳思想之舵,做到“风雨不动安如山”。要时刻保持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珍重自己人格,珍爱自我声誉,珍惜自身形象,算好人生“政治账”、“经济账”,避免成长“黄金期”变成“危险期”。要在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中坚守正道,行稳致远,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顽强奋斗。(黄慧)